ag视讯网站-ag视讯平台【线路检测】

汇聚全球精彩分享
领您探索未知国度

一篇古风微小说100字以上要原创否则不给分复制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她皱着眉头【我也不知道。是爹爹给我取的。】他也不在乎,一下子反应过来拉着她【走,我们去山上玩儿去!】

  她抹着眼泪【哥哥,我的衣服湿了,爹爹妈妈知道我跟你来山上玩,一定会骂死我的!】他脸上依然带着从容可爱的笑容【你别怕,他们要是骂你,我叫我的爹娘来帮你求情。】

  他那时十岁,她六岁。就这样,他们相识。更多追问追答追答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

  二人慢慢长大,一开始,月现的母亲一而再再而三让她不要抛头露面,可她说是与他出去。母亲也只得言一声“随她去吧。”了事。

  渐渐地,她与他都知道了父母双亲已经将自己的终身大事订给对方,却丝毫不做出格的事,只是出去的时间越发多起来。

  红烛依然燃着,芙蓉帐撒开,她对他说:“你知道吗,我曾经只当你是我的一个伙伴,不曾想过有一天会当你的妻子。也就是说,我那时根本不爱你。”

  她笑了,笑得好灿烂好灿烂:“傻瓜,你知道的,我们俩一天到晚腻在一起,多讨厌你也会喜欢上你了。”

  他也跟她傻傻的笑着,将她轻轻搂在怀中:“月现,我不会让你不好过的,我会很疼你的。”

  整整两年,二人都沉浸在甜蜜之中,公婆也不嫌她与他不务正业,总说:“不急,等他大些再让他去从商。”

  她孝顺,又会讨夫君喜欢。他温柔,也常问妻子冷暖。二人便是这样举案齐眉地,过了两年。

  边关打仗,他家身为朝廷命官,必要派一名成年男子率兵打仗,他的两个弟弟还小,自然最佳人选便是他。

  第二年,她渐渐有些沉不住气,侍候公婆也没有如此用心,可他们不怪她,甚至在别人问起时,笑着偏袒着她。

  她除了在亭子里呆呆的看着天,也不读诗书了,总会在亭中睡着,唤她回房睡也不肯,只是趴在亭子的石桌上睡着。

  她还在等,等他回来看到自己将这些花培育的如此美丽,对自己说一句:辛苦你了。

  可有谁知道,她的心每过一天,就每沉沦一寸呢?追问复制的追答香消玉碎佳人绝,粉骨残躯血染衣。

  月下一现?他不在了,留着他们有什么用?要我一个人,再像原来那般看着它么?我做不到,我做不到!

  听丫鬟们说,听到她的最后一句话是:“我一直等着你回来,你好没有良心,晚了四年呵。你无情,我有意,我这就来找你。”说罢缓缓走出府门。

  她总喜欢打断他的话,用手指抵住他的唇:“别说了,我们都已经见面了,那日不过是气话而已。”

  她说:“没关系,你若喜欢,可以再重新种。只是——你要与我一起养育这些昙花,不能再像上次那样,留我一人辛苦了。”————昙花篇完

  【月下一现,这是她的名字。】【图片】这是我自己写的贴吧的尊重一下我好吧追问嗯嗯辛苦啦追答不可能看过追问还有木有啊追答没了就有这一篇你没看过的但是是别人写的行吗〖芙蕖〗

  将军自少年起便征战四方,见多了大漠孤烟,萧索赤壁。许久不曾见得这般夏日美景,兴起流连于此地。停留三日里,他换下沉重军装,一身布衣,在池边观日落日起如孩童般露出明媚的笑意,她终于忍不住好奇,趁他在池边小憩之际,化作人形,坐在他身侧,抚他眉眼。他还未睁眼就已经下意识抓住她的手,她吃痛出声,他睁眼。这是正式的相遇。

  母亲说,不要轻易看凡间男子的眼睛,她说那样会沦陷。可我看了你那么多眼,不是还好好的?

  她问他这番话的时候,漂亮的眼睛里带着疑惑不解。而他与她一样,不解情事,傻傻地答道,

  她哦了一声,不再言语,只是心里很失落,很失落。然后目送着他高大的身影消失在夕影中。后来,他娶了妻,她也嫁了人。再次相逢是他携妻儿南下赏景。他的模样在风霜中变得沉稳。手中抱着五岁的男娃娃的他,目光深沉的看着那灼灼芙蕖。而她恰好与夫君游玩到此。他们目光在不经意间相遇,两人皆是一愣,然后朝对方颔首,微微一笑,擦肩而过。

  很多年前,他是不解情事的楞将军,她是不谙世事的懵懂妖。他们相遇在荷花盛开的池边。很多年后,他为人父,身侧有了别人。她为人妻,手挽在别人臂中。他们重逢在荷花盛开的池边。

  那年他走后,不是没有返回故地,她亦不是没有进京寻他。可能只是太巧,恰恰失之交臂。一如多少年后的如今。

  而那迟来的悸动,迟误的情感,就如他们相遇时的那池芙蕖,盛大的开在记忆里,不会忘记。

  她看到桃花树下的他,心道:好生俊美的公子,不由得看呆了。“好看吗?”他笑着问。她反应过来,俏脸微红,瞪了他一眼。忽然,一片桃花瓣落在她头上,他靠近。“你…你要干嘛”她红着脸叫。他继续靠近,把她逼到墙角。她闭上眼睛,他伸手把那片桃花瓣拿下,戏虐地问:“只是要把这桃花瓣拿下而已,你闭眼睛做什么?莫不是…认为我要亲你?”“你!”她气愤地叫。 他大笑。

  他请求皇帝为他们赐婚,他要娶她,皇帝说:“你日后是要做皇帝的,她只是一个将军之女,怎能做太子妃?如果你非要娶她,只能立她为侧妃。”他无奈答应。

  半年后,皇帝病重,宣他进宫。对他说:“你要是要当皇帝,必须娶丞相之女,立她为后。要是你不娶,朕就把帝位传给别人!”他被迫应允。

  几日后,他娶丞相之女,大喜之日,八抬大桥,四海同贺。她月色下泛舟,寻见那红帘后的两人,心里酸涩,苦笑望着皎月,誓要陪他一世!

  几月后,她有孕,他却不知,不料皇后知晓妒忌,买通兵官诬陷她与士兵通奸,把那士兵的衣服搁在她房中。他不信,让人搜查。却发现了男子的衣物,龙颜大怒,又痛又恨,将她打入天牢,把那士兵剥皮抽筋。他愤怒的对她说:“你很喜欢那士兵?我已经将他剥皮抽筋了,怎么样,心疼吗?”“我没有喜欢他。”她解释道。他拂袖而去。

  她被关进了天牢,可皇后还不罢休,在她的饭菜里放了打胎药。她吃后,肚子极痛,流出大摊血,脸色惨白,看着皇后:“你……你干的…?”“这可不是我呢,是皇上说这孽种,不要也罢”皇后得意洋洋地对她说。她怔住了,大笑:“……哈哈哈哈……我不该爱上他的…哈哈…下辈子…一定不会…爱上他了……哈哈哈哈……萧寒…我恨你!”说完把碗摔碎,拿起碎片割腕。

  一个小太监禀报:“皇上…舒妃殁了”“什么!你说她死了!”他抓起小太监的衣服吼到。“…是”小太监战战兢兢地回答。他飞奔到天牢,看到她毫无生机地躺在那,心里像是缺了一块,将她抱起。“你醒来啊!别离开我,我不准你死!听到没有!醒来啊!求求你…醒来啊,别离开我啊。”他哭着说。查出是皇后害得她,他下令把皇后抓起来,皇后把她最后的一番话告诉了他。他痛得撕心裂肺,皇后被杀。

  她躺在冰棺上一动不动,他守在她身边喃喃道:“这江山我不要了,你能不能回来啊?”

  他不忍,他不想,却偏偏要下达通缉令捉拿她,那个杀人如麻的她亦是他的爱人,亦是他的敌人,亦是皇上让他通缉的人,圣旨何人敢违。

  他只能日夜默默期盼着不要听见关于她的任何消息,这样就可以证明她至少安全。

  她还是被押入了天牢,与他相见,他独自潜一把剑,提一篮饭去看她,他在饭菜里下了毒,打算一起吃完饭后双双离去。

  “青袅,第几个人了?还记得我们以前的时光么?你那时是多么善良,我给你抓了只蝴蝶你都让我放了,还觉得它可怜”他边说边将饭菜放到了稻草上。

  “呵,可是我变了!你还会喜欢我么?当我杀了第一个人时就注定了我会成为一个杀手,也许我们的缘分注定让我们成为彼此的敌人吧!既然来了,不如试试我的毒针吧!今日我们就此了决可好?”

  她从衣袖中拿了三根细细的针向他飞去,针飞快的浸入了他的体内,她似笑非笑的接着道:“连上你的话就够一百了”

  他拔出了身后的佩剑,向她刺去,他以为她会不舍,他以为她会念旧情,结果她倒先下了手,既然如此他何必不忍呢?剑穿透了她的胸口,鲜血溅到了牢墙上染红了牢房的那堆稻草亦染红了墙,然后她渐渐的倒下在自己的血泊中闭上了双眼。

  【白宸,你知不知道那三根针根本没有毒,那只不过是我逼你杀了我的办法罢了,原来我们终究会成为彼此的敌人。】

  【白宸,请原谅我的残忍,今后的日子里我不可以陪你走完这条与你为敌的路,没有我的日子里你一定要替我活着,那针是无毒的,请原谅我,我骗了你】

本网站欢迎您的到来,谢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