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视讯网站-ag视讯平台【线路检测】

汇聚全球精彩分享
领您探索未知国度

古风超甜微小说:公主你好软我想抱着你走一辈

  彼时她在地宫中被困了半个月,水和食物都没了,兵戈激烈的碰撞声已然远去,她不会再死在刀下或者是士兵的侮辱中,但她可能会死于饥饿。

  她无力走出地宫,正绝望时,景六阳突然从天而降,以一点儿都不美好的姿态……

  他是狼狈地摔进来的,发丝散乱、面容呆滞,竟然比她这个饿得脸色惨白的人还要憔悴几分。然而他一看见蜷在角落里的宁诗苒,眼睛就亮了。宁诗苒恍然觉得,那眼神还带着绿油油的光。

  她顿时警觉起来。见他一瘸一拐地走过来,她握紧手上的匕首,不动声色地看着他。这个奇怪的男人低低地笑起来,伸手轻柔地抚上她的脸,道:“原来公主还活着。”

  宁诗苒手中的匕首尚在滴血,心里猛然一沉,没能杀了他那死的就是自己了。对方却仿佛不在意她张牙舞爪的样子,两人对视许久,一个警惕万分,一个神色不明,最终他轻松地夺走了她的匕首,冲她挑眉笑了笑,活像个登徒子。

  谁知景六阳丢开匕首,蹲在她身前,道:“起来,我背你出去。”见她不动,他无奈地叹了口气,“我要害你再容易不过了,但你再不过来就真得死在这里了。”

  她把脊背挺得直直的,景六阳知道她嫌弃自己,他一声不吭,突然松手,宁诗苒压根儿没拉住他,惊叫一声就往地上摔去,他又转身抱住她,宁诗苒出于本能紧紧地抱住他的脖子,埋首在他胸前。

  景六阳心情非常愉悦,抱着宁诗苒走了长长的一段路,忽然开口问她:“公主渴不渴?”

  宁诗苒眼睛一亮,并不答话。景六阳贱贱地笑道:“我的脖子还在流血呢,要不给你喝一口?”宁诗苒气红了脸,一看他还在流血的脖子,恨不得再戳一刀。

  景六阳又道:“我可不白白救人,你欠我一次就得还一次,这次的伤就算了,从我送你出去开始吧。”宁诗苒这才发现两人竟然到了出口,但洞口太高,远不是她能上得去的,她只好无力地点头答应。

  景六阳眼里含着笑意:“送你出去,我要的回报是……”宁诗苒忍不住睁大眼睛看他,他看到她眼睛里满满的都是自己的影子,故意把调子拖得长长的,“记住我的名字,我叫景六阳。”

  地宫外的天很蓝,风柔和地拂过她的发。她抬头去看景六阳,他笑得很满足很温暖,仿佛初见时绝望的人并不是他。

本网站欢迎您的到来,谢谢支持!